黑社会福清

黑社会福清 V2 [ 派样 ]

福清帮 第 29 号会员,加入于 2016-05-30 04:33:42 +08:00

  • 黑社会福清 最近回复了
  • 1年前

    回复了 黑社会福清 创建的主题 › “矿叔”卓杏生的疯狂生意
  • 1年前

    回复了 黑社会福清 创建的主题 › “矿叔”卓杏生的疯狂生意
  •   违法倒卖煤矿达20余个,同时被三地通缉
       9月初,山西晋中市昔阳县三都乡三都村和延家底村内,站在屋外便能看到不远处雾气笼罩下的昔阳三都露天煤矿开采工地。“今年煤矿被停了后这里查得松了,要是平时陌生车辆根本进不来,村口道路上都有保安岗。”一位村民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
       据悉,从2007年前后至今,昔阳三都露天煤矿被划分为300至1000亩大小不等的若干采区,并先后出让给近20个买家,同时施工的公司多达十余家,因开采中排土、边界等问题工地间常起冲突,今年年初煤矿终于被停产。
       匪夷所思的是,将这个煤矿反复出售给众多买矿人的却都是一个人——福建商人卓杏生。在民营小煤矿投资圈内,52岁的卓杏生堪称最大的“倒家”,近五六年间其经手倒卖的小煤矿达20余个,因多次重复出售或质押出售,其倒矿手法也渐渐滑向集资和诈骗。公安机关向本报提供的资料显示,“矿叔”卓杏生本人也因此屡被抓捕,最多曾同时被三地通缉,而其经手的小煤矿至今也基本处于纠纷不断的状态。
      “矿叔”卓杏生
       如果房子多被称为“房姐”,那么,卓杏生便是当之无愧的“矿叔”。
       “卓杏生算是最早一批进入山西的福建人,十多年前就到山西一带从事贩卖石化油品生意。”曾长期与卓杏生打交道的投资人王芳回忆道。据她介绍,早年间的从商经历不仅让卓杏生积累了一些当地人脉,也让他在老家福建福清的生意圈里有了一些名气,2002年煤炭行业逐渐升温之后,卓杏生开始从福清人手中融资收购煤矿。
       “开始几年应该有一些人从卓杏生手上购买煤矿赚到了钱,后来煤炭市场爆发式增长,许多外地投资人一哄而上,争相购买煤矿。再到后来卓杏生融资倒矿的手法开始变得离谱。”王芳说,“一般都是他先付定金,然后拿着协议、意向去集资,煤矿到手后再倒卖,许多小煤矿就这样在卓杏生手中进进出出。”
       据了解,2008年可谓是国家煤矿政策的分水岭。在山西等地的几起大型矿难催生下,各地拉开了煤炭资源整合的大幕,之前的小煤矿要么被大量关停、要么以一个为中心兼并其他数个整合成达到一定规模的煤矿,同时开采方式也从之前的洞采变为露天开采。这样的情况从山西开始依次在内蒙古、陕西等煤炭大省展开。
       《华夏时报》记者调查发现,资源整合让民营小煤矿领域出现了两个变化。首先是浙江煤老板的退出。山西、内蒙古一带的小煤矿一直以外地煤老板居多,资源整合风暴之前浙江商人与福建商人基本平分秋色,但在大规模的小煤矿兼并重组过程中,福建煤老板逐渐大举进入。“2008年后的一年多时间里,福建商人就从浙江商人手里收购了上千个小煤矿。”一位多年从事煤炭生意的山西商人称。
       但在2009年煤炭价格进入暴涨阶段,最高时许多地方坑口价都接近每吨千元,而露天开采方式下一片井田便被划分成多个地块出让,这些导致了资源整合风潮之后的第二个变化:炒矿、炒明盘(即表面圈地做实业,实则私挖煤矿)者越来越多,各路热钱在疯狂情绪驱使下涌向煤矿。
       在此种背景之下,卓杏生的倒矿生意开始转向以卖矿为名的集资诈骗。
       投资商李林至今仍记得2008年时自己从卓杏生手中购买煤矿股权时的情形。“一起吃完饭后,卓杏生对我讲做人要守信用,否则就是有这十几页的合同也没有用,可后来发现其实从那时起他就全部在骗,承诺的一个都没有兑现。”据悉,李林在支付一个多亿的购矿款后才发现卓杏生已将煤矿大部分股权转让他人,“后来就变成我整天跟着他屁股后头要债了。”李林说。
      疯狂倒矿
       此后,类似的手段在卓杏生手中轮番上演。
       司法资料显示,2008年6月左右,卓杏生在收取福建人井成华1.65亿购矿款之后,又将内蒙古吴家沟煤矿(现名为准格尔旗景福煤炭有限公司)的股权转让给罗敏福(又称罗明福)和倪行旺两人,从中获利近5亿元人民币。
       同年6月21日卓杏生将内蒙古另一处煤矿50%的股份以1.7亿元转让给福建同乡,4天后便将该煤矿60%的股份以2.4亿元转让给了陕西商人,当年8月又将该煤矿20%的股份以0.8亿元再次转让,最终将该矿股权出让了130%,从中再次获利逾5亿元。
       “近几年,卓杏生以同样方法把山西忻州宁武西沟煤矿、阳泉昔阳三都煤矿和顺吕鑫煤矿等十几个煤矿股权不断重复转让,从中获利数十亿元。”一位煤矿业知情者透露,“现在凡是在他手上买过矿的人都陷入纠纷,而且他的这些获利从没有向国家缴纳任何税费。”
       “资源整合后小煤矿都成了有限公司,矿权买卖也演变为股权形式运转,但采矿权主体并不变,因此股权变更过程常无据可查,这也为卓杏生的重复出售提供了土壤。”在内蒙古长期从事煤矿股权纠纷的资深人士李旺分析道。
      多次被通缉
       此种买卖之下,各类纷争常在被重复出让的小煤矿中上演。
       公开报道显示,2011年6月22日,山西和顺鸿润煤业驻地被200多人打砸抢,事后调查发现即是卓杏生因重复出让该煤矿股份受阻而为。
       而欺骗式炒矿倒矿也让卓杏生不断在被抓和取保间沉浮。《华夏时报》记者调查发现,卓杏生至今仍至少身负五六个取保候审,同时被河北、山西、陕西三地通缉。
       公安机关向本报记者提供的资料显示:2010年初,卓杏生以投资煤矿高额回报为名,骗取严留贵等人投资款共计4300万元,后中断通讯逃匿,2012年4月份被山西省晋中市公安局经侦支队通缉。
       2010年7月22日,卓杏生因犯非法占用农用地罪被山西省原平市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两年,缓刑三年。

       2011年10月,卓杏生因合同诈骗河北常青实业有限公司2.4亿元人民币被石家庄警方通缉,后在深圳被拘捕,七天后取保,2012年3月再次被拘捕,随后又被取保。
       2011年11月,卓杏生因倒卖煤矿、非法转让土地使用权被山西宁武县公安局批捕在逃,后被取保。
       2011年12月,卓杏生因诈骗高仁发等人2500万元,被西安市新城区公安局以集资诈骗罪立案并通缉,之后又被取保候候审。
       2012年9月,卓杏生再次诈骗及非法集资被山西省太原市公安局抓获,关押37天后被取保。
       “卓杏生身后已经形成了金字塔式的集资群,几十个大买家和十几万普通集资户,他会随时随地给债主写承诺书、保证书,反正这些承诺也没有法律效力,而一旦因告发被公安局抓捕,他便吐出一些钱来,办个取保候审,出来接着骗。”王芳说。
       据悉,目前卓杏生仍不知所踪。
  • » 黑社会福清的更多回复